🌸沧南

一支紅杏 平川大輔why so cute bot
吃糧請關注各子主頁√

【スタミユ全员】大逃杀[1]

*电影《大逃杀》paro,大量私设改动有

*BE

*OOC可能,二期角色打脸预定

*有微量愁和,申辰,凤柊,涟楪等

*谋杀,血腥等重口有,心理不适可能

————————————————————————
※第一章※

“游戏没有规则,你们的目标只能是生存。”

“死亡是在所难免的,活下来的只有一个。”

————————————————————————

“什么嘛!!吵死了!为什么本大爷要参加这种恶趣味的活动啊,野暮助!”天花寺翔暴躁的说着,手下意识的放在了腰间的刀上。
这是他身上唯一带给他安全感的东西。
陌生的环境,危险的处境,这些让他很紧张。他看了手上的通讯器无数次,但是上面除了闪烁着时间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肚子很饿,先前的广播里说食物会在每日中午十二点和下午七点放在岛中心的大橡树底下。所以天花寺正在寻找一个高地看看橡树的大概方位。他的目标是不远处的一个小型山包。
是的,他现在是在一座岛上,然而这个情报也是广播里喋喋不休的人工智能说的。
天花寺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但是在这个情况下他只能相信自己觉得最不能相信的东西。
“游戏没有规则,你们的目标只能是生存。”
“死亡是在所难免的,活下来的只有一个。”
这两句话,始终在他耳边回荡。冰冷的不带感情的,让他的不安感一点一点加重。
森林很安静,只有他脚踩树叶的声音……不……并不是!
“是谁在那里!!”天花寺向着正前方大声吼道,右手握紧了刀柄。

———————————————————————

星谷悠太在河边给水枪装了点水。
广播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器然后叫大家用它厮杀,星谷觉得很生气。但是看着自己既然拿的是水枪,大家一定也没事的吧。
这样安慰自己,想着这一切应该只是个游戏,熬过几天就好了。
并且就他个人来讲,他不相信有人会真的去按照广播上的做,虽然他并不十分清楚有哪些人也进入了这场游戏。
虽然有点天真,但是他始终相信朋友之间是不会互相伤害的。
他把水枪盖子盖上,叹了一口气。
“你是谁!”河对岸的树丛动了一下,传来了声音。
“这声音……那雪!!那雪,是我啊星谷悠太!”
“啊!!星谷君!”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从树丛里站了起来,笑容温柔而灿烂,而他的手里却拿着一把和笑容完全无法联系起来的锋利匕首。
“那雪……你手上那个……”星谷有点愣。
“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在手上了。”那雪连忙把匕首收好,道:“能遇到星谷君真是太好了!你等等,我马上到你那边来,我知道前面有地方可以过河。”
星谷跟着那雪沿着河岸向河的上游走去。一路上想着那雪手中那把骇人的匕首是怎么回事。
每个人的武器都不一样,但是既然已经有了匕首的存在,那其他具有杀伤性的东西也一定会存在。那……
“星谷君!”那雪小跑过了河,脸上写满了一种“得救了”一般的喜悦,拉住星谷的手道:“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很害怕,你来了就好了。”
“那雪,你知道还有谁进来了么?”星谷突然问道。
“不知道……”那雪思考了一会儿,又道“但是我睡着的时候好像听见了戌峰同学的歌声。”
“戌峰同学么……”多多少少有点放心,星谷拍了拍那雪的肩膀道:“我们去找其他人吧,大家在一起总有办法能够出去的。这次也多多指教啦,那雪。”
“嗯!星谷君!”那雪微笑着点了点头。

————————————————————————

“这是怎么回事!”月皇遥斗看着手机里播放的视频怒吼道,并非演技,而是真正的愤怒。
自己的弟弟,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参加了一场看起来就非常危险的节目,这让月皇遥斗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联系上海斗了么。”遥斗对一边一直在打电话的助手说道。
“还……还没有。”
“父亲母亲那边呢?”
“也联系不上。”
气不打一处来,遥斗早已联系过电视台和网络播放平台的主管。得到的答复相当暧昧。
“这个节目的负责人是绫薙那边的人。”
唯一的情报。
月皇遥斗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按下了拨出。
“喂,柊么?我是月皇。”

-TBC-

写在后面

天花寺大爷、那雪酱登场锵锵~
用天花寺开场其实我自己也挺意外的w
其实这篇大逃杀我设定了内外两条线。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写好但是我试试看w
下一话,有谁登场呢~无奖竞猜~欢迎评论!
【【其实这里已经对故事线的龟速推进绝望了。
上一话 序章 http://xixingcai.lofter.com/post/44e155_f2e09c3

评论(10)
热度(13)
  1. 🌸沧南🌸沧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壳-末日逃亡

© 🌸沧南 | Powered by LOFTER